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标签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故事
  • 正文内容

惠青

阅读:186 次 作者:星湖碧波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9-05-29 08:00:00
基本介绍:

  苏醒回到办公室已是下午两点多。

  人事经理带了新聘的小秘书给他看,是苏醒一直喜欢的样子:素面朝天、马尾辫、T恤衫,牛仔裤,干干净净的学生妹妹。

  苏醒很满意,愉快地签着属下们的各种资料、报帐凭证,顺便沟通各个岗位的工作进展情况。小秘书乖巧地送上茶水,一脸的感激、恭谨。

  最后一个经理出门,苏醒才喝了口温热的茶水,心里熨贴了不少,他是真的很累了。昨晚应酬到凌晨三点,今天上午视察新店的装修情况,中午又是饭局,晚上还有客户要陪。他靠在厚实柔软的皮转椅上,眯着眼想打个盹。

  满脑子的事却让他没有丝毫的睡意,他微眯的眼睛正对墙上的百叶窗,新来的小秘书正在窗后快乐地忙活。

  小秘书的岗位一直是全公司公认的多余。

  苏醒有一个跟随多年的得力助理,苏醒的一应事务都被她打理得妥妥贴贴,甚至苏醒有几套西装,在什么场合该穿那套她都会适时提醒,实在是犯不着多用一个人整天呆在办公室打打字、端端茶,做做客人的前期接待,而且行政部也不缺这种小文员。

  浪费的人力资源总会引来诸多非议,只是自从公司成立,苏醒就一直坚持要在办公室摆个小秘书,而且年年都要从新毕业的大学生中录取。工作轻松得连办公室的洒扫都有专职保洁,待遇还出奇的好。

  羡慕嫉妒恨之后,办公室文学就多了话题,连老板娘也起了疑心,明察暗访外带请侦探社调查,结果都是一致的:苏醒并没有对哪位小秘书有非分的动作。只是小秘们一旦进化成白领,OL套装加上高跟鞋,风度翩翩、气质优雅,脸上多了世故和老道,苏醒就要人事经理换人。

  小秘青涩如新结的杏子,一点点工作也有些手忙脚乱,苏醒心中暗自发笑。

  苏醒的餐饮王国叫“惠青”,怎么看都象是一个女孩的名字,老板娘为此考察了苏醒祖宗八代、近身三百里范围内的人脉关系,都没找到一个叫“惠青”的女子,甚至同音的也没有。

  没有人知道惠青是谁,苏醒和她也仅有一面之缘。

  苏醒见到惠青那年刚好十九,是乡下可以成家立业的年龄。

  苏醒初中毕业就回乡务农了。家里子女众多,父母在地里艰难刨食,自己既不是长子,亦非幺儿,考不上中专,就不可能享受优待去念高中。苏醒很认命也很踏实地帮父母经营着田土,把汗珠凝成的小票积攒起来,父母的养老、兄弟姐妹的嫁娶都是要用的。父母待苏醒也不薄,已经在邻村给他订了个健壮的姑娘,苏醒的将来有她强有力支撑,丰收的日子是少不了的。

  祖祖辈辈走的都是这条路,顺着道错不了。苏醒这样顺着走了四年,就到了十九岁生日。

  他不知道这世上还有生日蛋糕,吃过母亲特意给他单做的白水煮蛋,他背了筐金花梨去镇上赶集。

  家里的几棵梨树比起地里的粮食来更能换钱,苏醒精心侍候着,今年终于有了好收成。

  集快散的时候,远远地开来三辆大巴(苏醒觉得有些豪华)。车上下来一群和苏醒年纪相仿的青年男女,他们三三两两地散开,吃着自带的水果零食,活动着久坐的腰腿、胳膊。有几对显然是小情侣,众目睽睽之下照样卿卿我我,想是长途跋涉,有个女孩晕车,男孩百般呵护,体贴周到,看得苏醒面红耳赤。苏醒虽然已订亲三年,可他连媳妇的手都没碰过一下呢。

  “大哥,请问这附近有公共厕所吗?”

  苏醒回过神来,才发现有个女孩站在他的梨筐前问话,女孩扎着高高的马尾,白T恤,水磨蓝的牛仔,白色的运动鞋,斜挎着军绿色的小书包,鼻梁上还文质彬彬地架着副近视眼镜。

  苏醒觉着腮邦子有些发酸,他促狭地指了指身后十来步的地方,那里有一个乡人为了收集农家肥搭建的简易旱厕。

  女孩看着废砖和烂木板围成的厕所门上那道草帘子发了会儿呆,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进去了。

  女孩的尖叫差点让苏醒笑出声来,那一地的污物让城里小姐受惊不小吧。

  “大哥,帮我倒下水。”

  女孩从书包里拿出个粉红的塑料水壶,让苏醒倒水给她洗手。

  “这里有卖开水的吗?”女孩用白手绢擦干手上的水,摇着空水壶问。

  苏醒怪异地看着女孩:“镇那头有口井。”

  女孩犹豫了一下,蹲在苏醒的筐边:“你的梨怎么卖?”

  苏醒筐里剩下的几个梨卖相已经很差,女孩细细地挑着。苏醒突然闻到自己浑身的汗酸味,莫名其妙地对自己身上那件看不出颜色的背心上的汗渍和尘土自渐形秽起来。

  “惠青,走了!车要开了!”

  女孩抬头应了一声,放下手中好不容易挑出来的两个梨,有些歉意:“对不起啊,我要赶时间。”

  “你们是干什么的?”苏醒鬼使神差般问了句他自己也没想明白的话。

  “重庆的大学生,去成都实习的。”

  女孩对着苏醒浅浅地笑了一下:“实在不好意思啊。”这笑苏醒见过,清早出门,村边的荷塘里,就迎风笑着这样一枝白莲。

  女孩跑着去追赶她的同学,马尾在头上晃动,绿书包拍打着她被牛仔绷得圆圆的臀部。

  “惠青。”苏醒在心里认定女孩的名字是这两个字。

  不过十来分钟,一切又恢复到原样,那群人来了又消失了,如果不是汽车扬起的尘土呛着苏醒的鼻子,苏醒一定会认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苏醒把剩下的梨贱卖了,在镇头的井里喝了一肚子凉水,省下母亲让他在镇上吃碗大臊面过生日的钱。回村的时候,他淌进荷塘,采下了那枝白莲,算是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白莲的清香在夜晚变得格外浓郁,苏醒的人生有了第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苏醒突然象头倔牛一样向父亲要了他存来取媳妇的老本,买回来一口超大的铝锅、铁勺、大磁盆、几十个土碗和竹筷,还自己捣鼓出一个碳炉子。

  下一个赶集天,苏醒从家里不多的米缸里舀出两升米,几乎掏空母亲的泡菜坛子。他把切碎的泡菜拌上辣椒面和味精,装满一磁盆,在母亲的泪眼里,用借来的板车把所有的家什拉到了镇头,在大巴停留的地方支炉架火。

  散集的时候,他的白米粥飘出了香气。集上多的是象他一样卖完农产品却舍不得用血汗钱下顿馆子的人,相对于镇头井里的凉水,五毛钱一碗的白米粥下泡菜确实有诱惑力,苏醒有了他第一笔纯生意收入。

  一年后,苏醒有了他第一个餐馆,他取名叫“惠青饭馆”。苏醒也在这个饭馆里练出一身好橱艺。

  三年后,苏醒成了县城有名的高档酒楼的老板,风风光光地娶回了预订的媳妇,媳妇也如预订时设想的那样成了苏醒的得力助手。

  八年后,他在成都开了第一家特色餐厅。

  十年后,他建立起了“惠青”餐饮王国,集团化运作。

  今天,是二十年后了。苏醒很知足,也觉得自己很幸福。

  只是那个简单地浅笑着的惠青,竟不知道你是那家的女子?

标签:故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